首页 > 新闻 > 曝光 > > 房地产商冬天将至:裁员已非新鲜事 差旅标准降至新低

[]房地产商冬天将至:裁员已非新鲜事 差旅标准降至新低

查看: | 2018-11-07 11:24:00|发布者: 中房商学院小齐

摘要:曾几何时,房地产犹如环绕着炫目的光环,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职业栖身之所;然随着潮水逐渐退去,光环之下的现实正逐渐显露真容。

  曾几何时,房地产犹如环绕着炫目的光环,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职业栖身之所;然随着潮水逐渐退去,光环之下的现实正逐渐显露真容。

  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持续以及市场调整步入深水区,土地成本和资金成本已然大幅度侵蚀着房地产开发的利润空间,昔日的“暴利”再难出现,因此,向“管理要利润”,在节约人力成本的同时提升单人产出,成为房地产企业的共同选择,而这直接导致从业人员的“高压”生态。

  80后地产人孙宏刚(化名)已经两周没有回家。几乎每天换一个城市,不在出差就在出差的路上。

  “年底压力很大,公司还有一些新动作,工作量还在增加。团队人手一直不够,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。”孙宏刚说。

  作为一家上市房企高管,孙宏刚每天奔波在各个城市。周五的一个晚上,他突然觉得莫名胸口很痛,这个时候他才发现,每天他也就睡5个小时。“我们人力给我预约了最全面的体检,他们都觉得我这样压力太大。”孙宏刚说。

  比高强度工作更残酷的是,裁员的阴影正向这个行业逼近,且呈扩大趋势。

  消息显示,目前多数地产公司对新进人员规模进行压缩,同时优化组织结构,更有为数不少的企业以各种名目减员裁员。比如一家闽系房企,以优化人员构成为理由,逐渐辞退团队中本科不是来自985或211高校的雇员。

  减员已非新鲜事

  即便是主流房企,依旧无法承受人力成本增加的困扰,很多时候的优化,其实就是变相裁员。

  不久前,新城控股(25.130, 0.28, 1.13%)武汉公司辞退部分投资条线员工。这些员工因为刚入市不满半年,新城控股不予转正,变相辞退这些员工。

  今年下半年,土地投资逐渐降温,包括新城、协信等房企都相继辞退部分投资条线员工。而在今年上半年,这个条线的从业者的身价因为土地投资热几乎翻倍。

  此前,新城曾表示要在2020年打造100座吾悦广场,不过随着市场调整,新城内部也并未提出上述目标。土地投资的减弱,必然对这个条线的需求开始下滑,公司裁员屡见不鲜。

  有房企猎头透露,协信地产就在近期开始裁员,主要针对营销、投资条线,预计裁员比例在50%左右。

  一位从事土地投资的行业人士表示,今年上半年每天接到猎头电话不下十个,而如今随着土地投资热度降低,每天接到猎头的电话也明显少了。

  “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家,就是拿不到地的,很多公司都把投资条口的人减配了,没有那么多地可以拿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  今年资金较为紧张的华夏幸福(23.070, -0.23, -0.99%),在今年8月,就将自己天津事业部就地解散。

  根据媒体报道,万科目前已经冻结编制,出一进一,严控人员。之前,万科还试点“起立坐下”运动,要求中基层下岗再竞争上岗,上岗失败则要离岗。

  虽然很多地产商回应自己还在正常招聘,但是控制编制其实在校园招聘就可见一斑。

  “今年大概全行业会减少20%的校园招聘需求,以往很多海归也会考虑进入地产公司,今年就特别好。学生也是趋利避害的,知道房地产这两年不景气。”一位地产人力总告诉记者。

  从目前情况看,虽然每家公司都在如期宣讲,但是内部校园招聘指标开始减少。“提高招聘标准,实际offer减少,就可以控制人数了。”一位负责地产校园招聘人力告诉记者。

  同策研究院总监张宏伟表示,裁员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区域结构性调整。比如,在一线城市或部分调控、限价比较严格的城市(比如环北京、海南地区,)这些城市因拿地、销售等问题,不再需要原来大规模的团队;二是个别企业面临资金链紧张情况。房企因此放缓了投资拿地节奏,投资策略则尽可能偏向高周转,在人员编制上也开始收缩,有些甚至开始裁员。

  事实上,很多地产人已经开始风声鹤唳,谁都担心被淘汰。行业旺盛的时候,猪都飞了起来。而行业低迷的时候,就是考验真本事。

  减配只是开始

  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地产企业,恐怕要逐步进入节衣缩食的新阶段。

  不久前,旭辉发布了一份开源节流的工作通知。通知要求,2019年预算在2018年执行费用的基础上,下降不低于8%的预算。而在差旅方面,现阶段全集团全员经济舱出行;应合理规划出差行程及路线,尽量选用折扣率较高的行程,避免临时性差旅产生的高额票价。同时,按照职级分别向下降低一个等级的住宿标准执行。

  以往,旭辉9级(一级部门中心总)以上员工出差可以享受商务舱出行,酒店标准在1000元以上。而按照旭辉目前的方案,很多高管的出差标准将降低。

  旭辉并非第一家提出开源节流的企业,早在两个月前,融信就开始降低员工的出差标准,并开始严控行政费用。

  “我们公司9级员工的出差标准是酒店1000元一晚,最近也降低到了800元一晚。对于出差一线城市,这个价格也不能住得太好。”一位地产高管告诉记者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看,几乎每家公司都开始严控行政费用。

  一位地产人在自己朋友圈写道:“这是这几年经历的最低的出差预算,即便这样,生活也只能微笑面对。”

  即便是办公室人均面积,每个公司也开始不断控制。“我的新办公室要控制在13平方米以内,比之前的办公室要小。”孙宏刚说。

  可以说,地产公司在每一个细节都开始不断进行减配,以适应“过冬”需求。

  曾经的风光有些不再,过惯了好日子的地产人面对这些苦日子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但这也许只是开始。收入的下降,也极有可能成为地产人接下来将面临的问题。

  据了解,房地产企业的薪酬通常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构成,而绩效工资都会与业绩相挂钩。以营销部门为例,如果当年公司未能完成内定的销售指标,则意味着整个团队的绩效工资会取消或者打折。

  “我现在开始担心完不成全年目标了。”华南一位在30强房企从事营销工作的负责人私下向记者表示,因为一旦完不成老板的指标,则意味着团队非但没有额外奖励,连基本的绩效工资都拿不到。“说是百万年薪,但要好的年份才能拿到手。”

  根据克而瑞数据,2018年10月,百强房企单月业绩较9月环比降低10.5%,销售减速较为明显。万科、恒大、碧桂园等房企的销售增幅出现乏力,行业内降价促销消息屡见不鲜。

  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,在行情好的时候,管理费用只是“小钱”,但在行业不好时就是“大钱”,因此,一旦行业步入调整周期,老板在花钱的报告上下笔签字时,都会变得更为慎重。

www.zhongfang.org.cn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 中房商学院 原创,本文地址:


推荐文章

更多

    名称:中房商学院



    微信号:zfxedu

    扫一扫二维码即可关注领奖